足球特区先行先试 梅州客家股改“吃螃蟹”

  地方政府还深谙足球的发展规律,重视青训,向广东省争取5000万元投入用于支持青苗、青训双Qīng工程的开展,要把梅州作为苗圃,与俱乐部职业梯Duì紧密结合,为广东省乃至国家培养更多的球员。

  无论条件如何优越,作Wèi足球俱乐部的梅州客家想要吸引投资者,终究离不开联赛大环境。

  目前,中Chāo联赛尚未走上Zhèng轨,球迷能否现场观赛、赛制能否恢复正常、是否会再次出现联赛停摆让步国家队赛事等疑问依然影响着市场对其商业价Zhí的信心。

  Jìn管如此,中超联赛的投入依然高企,对于梅州客家来说,以往Zài中甲维持的4000万元一年的投入显然无法再让球队在中超扎根。冲超成功后,地方政府给予的2000万元奖金也只能解一时之急,想要长久地立足顶级联赛,球队必须要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而不是单纯地依靠某一单一的资金来源,这也是目前中超所有球队面临的问题。

  暨南大学体育学院副院长、体育产业发展研Jiū专家梁伟教授表Shì,俱乐部发展的过程当中需要政府、市场、社会等方面的协同配合,但是一切的前提和基础都Shì中国足球职业联赛De稳定发展。如果没有联赛,俱乐部Gēn本没有存在下去的价值,毕竟归根结底,足球还是一件消费品而非生产Lì,一切手段最终都是希望使俱乐部能够通过整合资源开拓新的消费市场。

  为什么是梅州客家?

  从征战中乙到现如今的中超第一阶段Zàn居第十,梅州客家花了9年时间,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其他同场竞技的球队相比,梅州客家依然还是出自寒门的那一个——自建Duì以来,梅Zhōu客家的总投入不过十二三亿元。

  

  股权亟待多元化

  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否认魏晋平对足球的情怀。在资Yuán对接会结束前,陈远洋局长Xiàng与会企业介绍道,梅州客家股权价9000万至1亿元,投资人不要求计Suàn此前的投入,只要球队不离开Méi州,一切都可以谈。

  面对股改,中超各家俱乐部几乎全部束手无策,经营状况相对好一些的河南嵩山龙门与山东Tài山背靠Guó企迅速完成了改Gé,而悲剧如重庆两江竞技Zé因为新旧投资方谈不拢欠薪问题直接宣告解散。

  Zǎo在2015年,当时的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便上市Xīn三板,Zuò出了通过公开股权交易吸引投资的尝试。在欧洲Zú坛,将俱乐部部分股份挂牌上市的球队也不少,例如德甲的多Tè蒙Dé、意甲的尤文图斯等。

  梅州客家有底气将球队股权放在交易中心转让,归根结底在Yú球队并没Yǒu负面资产,在经营管理上还能做到在压缩成本的同时取Děi还不错的成绩。在中甲时期,曹阳还有一套令人称道的引Yuán手法,通过球探系统和曾担任教练的专业眼光寻觅合适的自由球员,在球队打出身价后再卖Chū去赚取转会费,这也是不少欧洲小球队的生Cún之道。

  在这样的背Yǐng下,将股权Fàng入产权交易中心,以资源对接、企业推介的形式吸引外地企业加入成为了一个独具新意的尝试。

  除此之外,投资人魏晋平拥有的五华横陂足球特Sè小镇以及运营企业也Shì俱乐部能够整合的优势资源,这是全国唯一以足球为主题建设的Yùn动休闲特色小Zhèn,能够承接2000人规模的赛事、训练等需求。

  2021年初,刚刚Zài上一年夺得中超冠军的江苏苏宁宣布解散,被球迷称之Wèi奇景。随后的新赛季里,16支中超球队中有七成出现了欠薪现象,在联赛观赏性不断下Xiáng、版权公司解约、球队投资方降低投入等诸多负面Yīn素影响下,火热的球市终于降温了,只不过这一降,就直接降入了寒冬。

  不得不说,在Mò有背靠国企和其他超大型企业的情况Xià,梅州客家的发展道路就像是一个“小镇做题Jiā”苦读多年冲击顶级Xué府的Gù事,它的“抚养者”魏晋平曾经为了发放球队工资而寻求贷款,就在Wǔ年前,Qiú队所在的Wǔ华县还Shì广东XǐngYōng有相对贫困村最多De县。

  在赛场以外,梅州地方政府与当地球迷的支持Yě是球队的无形资产,梅州Shì目前足球Rén口占比达23%,Shì委市政府高度重Shì俱乐部发展,市体育局局长陈远Yáng表示,仅Jìn效仿其Tā地区的“给钱”做法是Duì俱乐部的不负责。

  作为中超球队中管理运Yíng的模范生,梅州客家并无负债等负面资产,成Jì也高于市场预期。它股改的成功与否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社会对中超俱Yuè部未来价值的判断:如果成功,则其他Qiú队也可效仿,反之Zé必然会对已经低迷的足球产业带Lái更大打击。

  梅州客家与以上两类球队都有不同,一方面,球队的经营状况并未出现巨大困难,俱乐部管理层Kè以自豪地说:“我们从来没有过欠薪”;另一方面,梅州市生Chǎn总值位居广东Xǐng倒数第五,人均更是排名末尾,当地并没有足Gòu体量的企业能够单独支撑起一家中超俱乐部的Yùn营,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和俱乐部也希望能够整合梅州客家Dú有的各种资源,Shǐ得俱乐部的发Zhǎn能够形成良性循环。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巅峰与没落正应了一句话——“眼看他起高楼,眼Kàn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2015年体奥动力以“5年80亿元”的合同拿下Zhōng超版权合Zuò协议时,谁都无法想Dào这份合同还没履行完,泡沫便迅速破裂。或许当职Yè联赛的兴衰与某一产业的繁荣与否几乎完全挂钩时,这样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英雄仍需时势造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广ZhōuChéng队身上,旧投资方不愿承Dàn清欠责任谈判迟迟不Xiàn进展,直到近日才传出球员已在清欠表上签字。